创业者网_创业者资讯站

创业公司们的开工第一天

创业者

“一时不知道该高兴还是难过”

一位朋友在接到老板的开工延期通知后向我如此感叹道,而这多半也是大多数朋友的心声。当疫情代替了往年吐槽催婚的段子,成为社交平台的主流声音后,从不嫌长的假期也难免变了味。

继国务院批准春节假期延长至2 月 2 日后,全国各地也都根据实际的疫情状况发布了延迟复工通知。大敌当前,减少人群聚集、防止交叉感染的出发点不难理解,但由此为各行各业带来的影响也的确不容忽视,恒大研究院的《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分析与政策建议》就指出:

简单估算,电影票房70 亿(市场预测)+餐饮零售 5000 亿(假设腰斩)+旅游市场 5000 亿(完全冻结),短短 7 天,仅这三个行业直接经济损失就超过 1 万亿,占 2019 年一季度 GDP 21.8 万亿的 4.6%,这还不包括其他行业。

正如开工第一天#钉钉企业微信集体崩溃#的话题就登上了热搜,疫情不仅对员工遍及诸多省市的互联网企业们提出了诸如“何时复工”、“如何线上工作”等诸多考验;

更深远的影响更不只是考勤与作息这么简单,小到储备物资、调整制度降低感染可能性,大到面对业务遭受打击后员工心理建设、公司的战略调整,都一圈一圈地为众多创业公司拧紧了发条。

我们采访了7 位来自多个行业创业公司的高层,或许能为同样陷于焦虑中的创业者们提供一些更加具体而感性的认识。

易来客运:考虑承接软件外包开发项目

“九成以上的损失吧。”

针对我们“春运期间大致业务损失量”的提问,易来客运总经理助理徐静如此向我们透露道。与滴滴出行、曹操出行等以市内C to C 场景为主的网约车平台不同,由四川本土运输企业投资组建的易来客运以城际专车、短期包车、景区直通车、接送机等 B to C 中长距离出行业务为主。

业务本身受淡旺季影响就更明显,外加此次的新冠疫情,易来客运受到了极大的影响。

据徐静透露,平台目前只保留了成都-西昌(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首府,位于川西)的定制客运路线尚在运营,其他所有城际线路和包车线路已经全部关停。

相较于其他更“务虚”的互联网行业,互联网+客运项目更难以向线上办公过渡。

尽管并没有湖北籍员工,但易来客运还是于1 月 26 日就召集了各部门负责人,上报线上办公应急预案,并于 31 日起开始线上办公。不过,直到 2 月 3 日的法定复工时间,易来客运生产力也仅恢复到了正常状态的 5% 左右。

互联网+客运,本身更多的都是通过线上订票,线下提供具体服务。受新冠疫情影响,目前整个业务基本是一个暂停状态,线路纷纷关停,不仅使得业务、行政部门的工作量骤减,当下的线上办公更多也只是为后期复开做准备。目前,易来客运已经开始考虑开源节流:开发部准备承接软件外包开发项目。

但易来客运看来,回到正常状态并不会太久。

毕竟,客运属于社会民众出行的刚需,而相对于传统客运大巴而言,易来客运的点到点小车服务不仅在安全性、便捷性、舒适性方面有很大优势,也更有利于有利于防疫工作的开展。

calmthink静想科技:借此机会推动线上办公

相较于易来客运过渡到线上工作遭遇的阻力,calmthink 创始人霍人和则把这一次疫情看作是推动团队适应线上协作的契机。他透露,团队以往习惯于将word、excel 文档传来传去,对于各种在线协作工具有所抵触,但对于小团队而言切换起来并不算难。

他透露自己是效率控,喜欢研究并使用各种最新的工具软件,印象笔记,Omni全家桶,Xmind,Teambition,包括最新的飞书,他都有研究在使用。“好的工具能让人效率翻倍。“ 他之前总觉得团队对工具的使用的学习速度还是太慢,这次正好有机会逼迫大家搞一次线上办公大跃进。

于近期完成天使轮融资的 calmthink 正处成长期,主营业务是为开放办公环境提供排除声音干扰的静音舱类产品。作为提供体验升级类产品的公司,calmthink 直接感受到了寒意。

一方面,静音舱对后服务环节有较高要求,物流、安装、交付都涉及大量必要的线下接触,疫情的到来使得服务环节受到非常的影响;而另一方面,它又是典型的非刚需产品,属于公司效益走低时最容易被砍预算的范畴,疫情波及到各行各业后都会对其产生影响。

显然,对于办公服务赛道的 calmthink 而言,疫情的影响会更深远。这从某种角度来说,也是霍人和希望团队适应灵活办公提升效率的原因。一方面,年初定下的年度计划是给自己和投资人的承诺,不能因为疫情就所动摇,但压力增加不少。环境不好,只能尽可能通过效率来补。calmthink 在未来 2~3 个月都将处于对新局面的适应和调整阶段。小团队的虽然灵活,也面临了巨大的压力和挑战。

标签: 疫情 办公 影响 in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