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者网_创业者资讯站

拐点已至:一则小城市创业孵化器的艰难求生记

创业者

图片来源:Unslapsh

2015年,创投风潮乍起,创业公司如恒河沙数。“挖金卖水”,一时间创业孵化器也变得铺天盖地——就像母鸡孵蛋一样,创业孵化器为初生企业提供基本的物理空间和相关服务。

其中,大部分的创业孵化器有创业培训、股权投资、创业指导、品牌宣传、法律服务等等多方面的服务。一般来说,其提供的服务越优质,越能提高该创业孵化器的档次。

曾经,创业的风潮不仅席卷诸如“北上广深”等传统“创业高地”,更是波及到三、四、五线城市。而如今,在这些中小城市的创业公司大半已经倒下,在尸骨累累的背后,更是非创业孵化器的无限悲伤。

老吴是一家民营孵化器的创始人。2016年,他目睹了中关村创业大街的辉煌,立志要将中关村模式照搬至家乡。为了学好中关村的经营模式,他往返于北京各大孵化器,他的笔记有厚厚一摞,在人头攒动的中关村创业大街街道上。彼时,他的脑海里浮现的是未来临沂的繁荣景象。

时过三年,老吴却变得有点灰心,他如梦初醒,自己所从事的事业正面临着巨大挑战。

老吴是个缩影,他所代表的,是大多数非一二线城市的孵化器当下所面临的尴尬。

非一二线城市的孵化器之殇

挑战之一是,人们发现,自己所在的城市压根复制不了“北上广”模式。

“我过去可能真的想的太好了,实际做,并不是那么回事。”老吴对钛媒体这样说。临沂的生活很传统,传统到当地人至今也不认为创业这件事是件“靠谱”的事。

当地人依旧认为在事业单位、国营企业上班才是体面的,而创业的人,十有八九是骗子。这样的意识也连累了创业服务机构,通常,民营孵化器和大多数创业公司一样,在当地也不受到认可,相比较之下,大家更希望去政府所设立的园区或者孵化器工作。

此外,项目良莠不齐,科技含量低。有时候为了满足入驻率和烘托人气,运营人员时常会降低入孵标准,从而导致孵化器内创业项目水平参差不齐。

另外,老吴意识到,2016年开始他就不应该照搬中关村模式。他一直认为,利用这三年,应该抓住一波创业浪潮,但如今,他即将竹篮打水一场空。

实际上,老吴的错误不是个例。关于这一点,王化深有体会。作为山东的一位农副产品经营者,他考虑过将公司搬到孵化器,想去感受一下“新鲜”。但很快,他就放弃了。“我看到的,是很多年轻人标榜自己是山东的阿里,山东的腾讯,我觉得自己和他们没有共同语言。”

王化明显是个异类。平常被日头晒得黢黑,他最担心的,是怎么更好地把农副产品卖出去。

实际上,在中小城市甚至小城镇的在孵化器中,客户大多是当地大学生创业者。和全国各地的大学生创业者一样,他们缺乏经验,几乎没有项目甄选能力,企业的管理销售能力。再加上公司成立伊始,其市场定位过于“高大上”,让其中大多数项目没能活过18个月的生死线。

面对大学生,孵化器经营者的心里可谓五味杂陈,既兴奋又表示同情。开心的是,大学生是孵化器的客户,能为孵化器提供收入;而另一方面,经营者们只能看着这些大学生一次次碰壁,一次次试错。

客观地说,大多数孵化器的现金流来源是不稳定的,甚至是不可持续的。

对于大多数大学生创业项目而言,过了几个月的新鲜劲,由于订单缺失,往往面临倒闭,对于他们而言,甚至连孵化器的水气电暖费用都要捉襟见肘。

倒闭潮背后的根本原因

这两年,对于孵化器而言,生意更不好做了。有行业从业者发现,身边的同行也一个个地倒闭,园区和孵化器这门生意开始出现拐点。

一方面,大学生们也开始对创业失去热情。另一方面,孵化器们开始失去补助。

你觉得新能源是补助,那我告诉你,绝大部分孵化器也是靠补助的。”张观对钛媒体这样说。其实,从孵化器模式出现开始,政策补助就如影随形。甚至,有人专门就是为了补助而做的这门生意。

补助是一把双刃剑,也是无奈之举。

一方面,补助培养了运营人员的“惰性”。另一方面,由于不能靠服务来获取现金流,服务水平长期脱离市场需求,让非一二线城市的孵化器长期发展落后。有投资人告诉钛媒体:“大部分孵化器仍局限于房屋租赁费用减免、物业、创业初期企业工商税务咨询等基础服务,不能满足创业者对资金、技术平台对接、高校院所合作等需求,增值服务能力不强,没有明确的创业服务特色和发展规划方向。”

标签: 孵化 创业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