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者网_创业者资讯站

浙大保送生辞职开酒吧,瞄准阿里的客人,结果开第2家时钱不够了

创业者

头条1:浙大保送生辞职开酒吧,瞄准阿里的客人,结果开第2家时钱不够了

对于创业者来说,2019年是不安和失速的一年。

根据IT桔子数据,2019年,共有338家新经济死亡公司,相较于前4年,这一数字已经降至最少,最惨烈的2017年,2145家公司宣布关闭。在2020年刚开局的15天内,又有3家公司上了死亡榜单。

你或许也想知道:关闭自己亲手创办的公司,是什么感觉?那些创始人,又经历哪些挣扎?

我们找了电商平台、宠物服务、公关广告、酒吧餐饮等领域的创业者分享2019这一年的感受,这其中有对资本的错愕、对裁员的犹豫、对行业的迷茫、生死一线的挣扎,也有苦尽甘来的收获与确幸。

29岁的张一炯在杭州经营着酒吧生意,经历过创业的狼狈,但他同时也在说,“我还想再试一试,我还不想投降”……

终究,他们选择了继续坚持。

我在杭州郊区开酒吧

张一炯 29岁 酒吧老板

我以前是个田径运动员,拿过很多省内项目的冠军,也因为这个特长被保送进了浙大。毕业后原本安安静静地在体制内上班,最终因为个人爱好——蛇,辗转在建筑设计院、互联网企业上班,最终辞职出来开了一间以蛇为主题的酒吧“乙”,在阿里巴巴西溪园区边上。

从2016年开始筹备这家酒吧,一直到次年的3月份才把选址定下来,那个时候唯一赌的就是瞄准阿里的客人。在我们来之前,这里一片荒凉,大众娱乐消费基本上没有。

2019年,杭州至少新开了400多家酒吧。我们的酒吧在杭州的城西板块,本来只有我们和901两家酒吧,现在这边已经开了6、7家了,还有新的酒吧在筹备中,我们面临的竞争也越来越多。

对我来说,过去的一年是“折腾不止”的一年。开出了第2家酒吧,彻彻底底失败了;还做了喝呗科技,一个以酒吧为切入点,去做陌生社交的平台。

对于第2家酒吧的规划,一个是跟酒店的物业合作,另外想引入阿卡贝拉这种音乐形式,但相对来说还是有一点超前,在中国并未普及,然后又把它选在了刚刚起势的一个区块,难以做推广,最后以失败退出告终。

我发现酒吧这个行业其实很像民宿,2016年到2018年民宿大热,很多资本都在投资民宿,酒吧在这一个阶段,也是一个爆发的过程。它和民宿有很大的一个共同点,就是小而美、情怀,还有生活美学!

我们在2019年7月份做的数据,杭州有1600家酒吧,也就是说后面至少是好几万个活跃用户。我就想让这些活跃用户数据做成一个小程序,去让陌生人在酒吧相见。

在我看来,陌生人社交的中间缺了一个场景,我觉得这个场景是酒吧或者咖啡店。这个场景得有人做,也是机会。后来就针对我们的IP做了一个小程序,但最终在7月份这个节点上,我没有狠下心来,做不出决定。

我当时只有一笔钱,面前是两条路,第一,继续深化做我的线下酒吧,把钱投到第二家酒吧;第二,投入到喝呗科技。后来我选择了前者,我想做线下应该会来钱快一点,喝呗可以等一等,到时候就是有两家盈利的酒吧。

这两件事情在2019年都没拿到好的结果,反过来看这个行业,酒吧的消费频率是非常低的,并不是像电影里面宾客满座,更多的时候是独钓寒江雪的状态。酒吧一旦生意凉下来的时候,它会越做越凉。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做一个基于蛇的主题的酒吧,对我来说是一个情怀的事情。但是后来我会慢慢发现,情怀也是一个人的情怀,不要把你的情怀强加到别人的身上,有些人他还在挣扎谋生的时候,不要强加。

对我来说,这个情怀就好比是一间龙门客栈,所有的互联网创业者都会来我的店里坐一坐,我们看到过很多创业者在我们酒吧卸下防备之后最真实的样子。

我很喜欢王家卫《一代宗师》里的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这也是贯穿我们酒吧的一个文化。初衷之一是见众生,酒后才能更真实地见到众生相。

第一次喝酒是在高三毕业典礼上面,当时觉得这东西特别神奇,毕业聚餐上喝完6瓶啤酒在地上打滚,那时候我是体育生,喝完想和别人比赛跑步,根本跑不了,就开始在地上打滚。从此以后就开始喜欢上了喝酒,慢慢地在心里生根要开一间酒吧,又由此想要做更多的创业项目。

标签: 酒吧 一个 我们 这个 情怀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