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者网_创业者资讯站

饭能吃3碗,包能花4万,15岁能创业……你真的懂00后吗?

创业者

00后的梦想是什么?

当下一个李佳琦、吴亦凡 00后出道之惑

IT时报见习记者 孙鹏飞

2015年《花千骨》热播之际,郑思(化名)的一年级语文课本被包上印有赵丽颖一袭白衣形象的书皮。在郑思的认知中,语文是小学最重要的学科之一,也是她的偶像应该被摆放的位置。

5年后,郑思的偶像仍是赵丽颖。只是,她不再“幼稚”地以包书皮的方式支持偶像,她会搜集有赵丽颖相关报道的杂志,抽空多刷偶像出演的剧,还会在社交平台与黑粉开火,维护偶像的美好形象。

很多时候,郑思甚至会幻想未来某天,自己会成为下一个“赵丽颖”,站上充满鲜花和掌声的舞台,献出一部部精彩的作品。

似乎00后们对于未来有着更加具体的职业规划。“我想成为市长。”一位宁波的00后高中生告诉《IT时报》记者。他并不清楚这份工作所需要承担的责任,也不了解该如何实现自己的梦想。他看中的,仅仅是自己的名字时常出现在媒体和网络中。

成名,是不少00后的梦想。像李佳琦一样卖货,做下一个吴亦凡……一些00后向往着光鲜亮丽的工作,简单地认为成功只是在镜头前表演,或是凭借颜值和华服,能吸引一波粉丝,获取财富。

只是,他们忽略了,在成名之路上的付出、突围和困惑。

这是00后童星镁光灯背后,不为人知的一面。年少成名,背后牺牲的是童年应有的天真和自由。而如何往更高的方向发展,没有人能告诉这群孩子答案,包括他们的家长。

00后抖音红人

牺牲健康的代价

在00后大学生冯鑫(化名)看来,成名很简单。从2018年起,他开始关注吃播视频。身高1.8米,体重将近170斤的他,是一个大胃王,一顿能吃3碗饭,认为自己适合入这一行。

闲余之时,他会研究吃播的视频,和同学们讨论拍摄的套路,比如碗放在镜头前会变得很大、吃完以上厕所为由催吐再继续吃。在短视频平台上,他发现很多UP主拍到咀嚼的动作,还未下咽就切镜头。“吃的时候还可以停一停,多个镜头加速播放时可以防止露馅,还很鬼畜。”

他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父母。他的父母并不支持,认为这会伤害身体。他的网红之路由此不了了之。

另一种对身体的伤害,是日夜颠倒的作息。曾有多篇报道,还原了李佳琦、薇娅下播后吸氧的细节。

即便如此,仍有00后愿意做主播。

“他们主要看中的是钱。” 一位杭州某MCN机构创始人告诉《IT时报》记者,00后本来就有日夜颠倒的作息,一天只上播4到5个小时,主播们靠卖颜值赚钱,收入能比传统行业高。

这是镜头前浮华的一面。

万晔(化名)是一名淘宝主播。他在广东惠州做直播,因为公司认为那里租房便宜。一间不到10平米的房间,是他下播后的生活空间。他还要和同事挤一张床。

1月15日晚间8时,他还在直播间叫卖特价鞋子,直到凌晨5点半他才有了属于自己的时间。

长时间的夜间直播,令他在镜头前有些憔悴,声音中透着疲惫。他买了某进口品牌的奶蓟草护肝片养生。

“过完年还是回杭州吧。”他无法适应惠州闷热的天气,甚至没有娱乐消遣。他曾希望能够熬出头,只是现实距离他的梦想,有着一条鸿沟。

前述MCN机构创始人告诉记者,要打造一个成名的网红,MCN机构至少需要“烧”上百万资金。一般机构会同时推多个网红,筛选出第一梯队,作为资金的主要投放对象。商业变现能力,始终是MCN机构最关注的点。

标签: 联网 创业 社交 他们 朋友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