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者网_创业者资讯站

当创业遭遇至暗时刻?他们说:万箭穿心,习惯就好

创业者

每个年龄段都有它的美好之处,但有些小时候听过的话只有在长大后才深有体会。有人说是“与其尝试弥补自己的短处,不如把长处发挥到极致”,有人认为是“选择比努力重要”。

健康科技公司@妙健康与@兰心社共同发起了#创业者的B面#饭局,聚焦创业者在创业、职场中面临的各种难题,与同行者围炉夜聊,一起谈谈在创业、职场中面临的各种难题,共同开启一场创业者之间的碰撞之旅。

初君:大家好,我是初君,我从事的是口腔行业,我们的公司名称叫晨星口腔,不能说我们是技术最好的口腔医院,可以说我们是最有温度的口腔诊所,谢谢大家。

胡榛:大家好,我是胡榛,男装高级定制品牌明星单店创始人,我们的标签应该是国内最当红的高级定制品牌之一吧。

韩春晖:大家好,我是韩春晖,是三克的品牌创始人,我们做的是小型化的电影空间,我们说让看电影成为一个有仪式感的事情,谢谢。

颜薇:大家好我叫颜薇,颜色的颜、蔷薇的薇,我自己是一名整形医生,也是一名医生创业者,那么我们的企业叫驭美客,驾驭的驭,美丽的美,客是刀客的客,驭美客 Beauty master,其实我们是一个focus在医疗美容的一个医生共享医院,也是中国优秀医生的一个孵化平台。

商维:其实我很想知道,就是你们的这个创业故事是怎么开始的呢?就是什么样一个契机让您选择了去做这一份事业?然后是因为遇到了一个特别好的投资人,还是说遇到特别好的合伙人?

初君:我在2007年的时候,我牙疼了,所以说大家什么时候会看牙呢?牙疼的时候会看牙。因为现在我都能判断出来,就是急性牙髓炎嘛,然后我先去了公立,因为公立离我家近,结果看前面排60个号,我一算,我至少还得等600分钟,那不得疼死啊,后来我去了当时我知道的唯一的私立,就是瑞尔。

然后在那我就认识了周密当时就是根管治疗牙冠嘛,完了以后我跟她说,我说,2007年的时候告诉她,我说你什么时候出来开诊所,我来给你开。

整整等了10年,这十年其实我们连饭都没吃过。后来我就觉得生意不错啊,我就答应周密了,你什么时候出来开,我什么来投资?

初君:我第一次看牙是2007年10月24号,2017年11月初周密给我打电话,你想我们俩饭都没吃过,给我打电话说这个,晚上找我吃饭,我说你肯定有事,她说是,我们就吃了那顿饭,那第二天就开始开诊所了。

商维:明白,所以其实你算是因为遇到了一个特别靠谱的合伙人,所以开始了你的这个创业?

初君:对,靠谱的医生。

商维:来听一听我们胡老板,胡榛这里。

胡榛:我这边故事就稍微有一点不一样了,我最开始算是一个爱好者吧,就是西装、男装的爱好者,我以前在纽约读书,我读完书之后去华尔街工作,做的第一份工作是做大数据分析,就是整天是对着数字的那种大数据分析,但因为我一直特别喜欢穿。

真的是从小就喜欢穿,然后我当时刚进大学就穿一些品牌的,然后去上班,是自认为,然后呢,机缘巧合我的老板正好也特别喜欢穿,就是比如说别人的那个,跟着师傅啊,就是去喝喝咖啡什么的,我们俩都是去楼下擦皮鞋。

然后当时正好有一个我以前,是高中的时候特别喜欢的一个设计师,就是重新回到了当时圣罗兰第一季,然后他又开始做圣罗兰男装,我当时说这设计师我特别喜欢。我说你看看那个,那个你给我挑挑衣服呗,你觉得哪个适合我、哪个好,然后我去买去。当时就是这么一个机缘巧合,然后他跟我说你别再买了,我一直也没跟你说,你别再买了,我们带你接触接触真正好的西装是什么样。

但是在当时那个时间,纽约什么欧洲顶级裁缝不太来北京做定制会,所以那我没地儿做衣服了,我说要不我自己找,因为当时我已经很懂了,爱好者嘛,就找朋友从英国、意大利去那个面料库啊什么的,给我买一些面料寄到国内,然后我们去找师傅做,当时试了得有整整一年的时间,我就试了很多很多师傅,知道很多很多所谓的裁缝团队,后来找到一家我觉得还比较满意的,我就说那我这辈子西服就你们做了。

但那个时候是没有想创立品牌啊,想怎么做,把它当一个生意做,完全没有。后来那是我自己平时老穿,所以当时就开了一个工作室。开这个工作室的时候,我连logo都没有,就是品牌的事也没想好。

然后结果真的是万万没想到,就是这么这么,就是当副业做了这么两年之后,就慢慢慢慢就这么做下来了,后来就是第三年其实是忙不过来了,后来我就觉得要不把这个兴趣爱好当成自己的职业选择吧,后来才全职做这个品牌,到今天已经第五年了。

商维:那下一个其实就是我们的三克,其实三克的这个,很多,我们相信我们很多观众应该去过他的空间,那具体的是怎么样一个情况?

韩春晖:三克,我们就想我们是做跟电影院有关的东西,所以我们说我们又想做的跟电影院不太一样一点,所以我们就叫自己cinemamaker,就是当年那个时候也叫创客的那个时代也比较,大家形容的一个词。那这样的话,我们就把cinema和maker两个词,一个取头、一个取尾,取了前面三个字母和后面的三个字母组在一起。

我们希望做成一种小型化的一种有仪式感的电影空间,那么这种空间可以未来在各种场景里面去呈现,而且我们说电影它其实是一个可以用不同形式来呈现的内容,而且它的内容的丰富度是它100年的这种历史所带来的,所以这是我们做的这样一个事情。

那么从我自己来讲,在做三克这件事情之前,其实已经做了差不多15年的电影院,我们从2003年开始做电影院这件事情,就那时候国内还没有杜屏影院这个概念,但那个时候我们开始,我们那时候我们要教育消费者、教育开发商,为什么要做影院,而不是去看一个10块钱一张的盗版碟,所以,但是时间过去了之后,那么我们今天,最近我们开始来做这样一件事情的时候,我们发现这又是一个新的一个领域跟一个新的一个市场,我觉得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

商维:那最后一位就是颜博士,这样做一下自我介绍,你们的这边的一些情况可以说一说。

颜薇:OK,那我就简单跟大家分享一下创业故事,第一,我自己的个性,其实我不喜欢安于现状。

第二方面也是跟我们所做的行业有关系,因为我做的是整形外科,其实在中国整形或者是我们很多人知道的医美,当然它是有些区别哈,它是所有医疗当中市场化程度最高的一个学科。

所以我们会发现很多好的整形的这个医院,它不仅要重视你的技术,更要重视服务,现在对医生还要求他的审美。但是我很深切地感受到,我虽然在协和中国最优秀的医生都是从这培养的,但是我觉得他们可能有技术,但是他们的审美或者是说他们的这种服务的意识是不具备的。所以我觉得这个是有欠缺,但相反给了我们这样一个机会。

我2013年的时候就开始做创业的准备。2015年4月份,我们就开始来尝试做我的第一家机构。

商维:就是医生创业,我们看从公立医院,然后辞职出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领域里去闯一片天地。

商维:你当时怎么就这么有勇气出来了呢?

颜薇:我觉得我是个这样的性格,就是说你刚才讲做任何事一定all in,就是一定要破釜沉舟,要不然你事一定做不成。

就是当自己知道你还有退路的时候,你遇到困难只会想我怎么撤退,你不会想我怎么解决它,其实我们到现在的5年的时间,我现在沉淀下来再想,我觉得任何一个人能把事做成,我认为最重要就是任性一点,就是你要变成打不死的小强,你才可能生存下来

商维:其实她刚才,颜薇还聊到一点,就是关于这个经营上的一个互补的一个问题。

就是作为一个专业技术的人才自己出来创业,但结果发现就是经营要很多的坑,因为你还没有做这些事情。因为初君他自己本身是商业背景出身,但是他的合伙人也是一个牙科的,就是专业的医生,但是他也不懂经营,你这方面你有什么想法吗?

初君:其实我觉得就是说,第一个问题就是说,每个人做事情本质上来说是应该发挥自己的长处,我特别不相信木桶理论,就是大家补短板,这是错的,我认为是错的,就是人把这个长处发挥到最大价值就行了。

所以本质上来说,从大概率的事件上来说,我是希望,我是觉得还是应该说是有一个经营者来经营,但是你要避免的是金融类的经营,就是说因为金融涉及这个区域就特别特别麻烦,最好这个人是做过实业的,他就是,实际上两个人搭配就是,像比如说我跟周密两个人搭配,周密负责所有的医疗,因为他管着所有的医生,第一步,这些都是他来,这个我根本,因为我不可能懂,你让我给你看牙,那就是瞎扯淡了,对吧。

但是我负责什么,我负责的是市场,还有你刚才说的那些消防、卫键委啊,各种证件啊,license等等这些方面都是我来负责的,你可以理解我是个打杂的,跟她合作市场的人。但是你让一个医生又管市场、又管各种后勤、又管医生,实际上是把医生的优势给留出很多时间来做这个事情。

商维:所以颜薇是怎么处理这个问题的呢?

颜薇:是这样子的,其实我还是,其实我决定创业,我就没有想在专业上面花更多的时间。

商维:所以像胡榛,你这边的合伙人是一个什么情况?

胡榛:我这边其实更倾向于单打独斗,但是我每一个店都会有一个就是类似于合伙人这样的一个负责人,他在帮我take up在这个店发生的任何事情,对。然后我的角色更像一个把控这个品牌整体branding的这么一个调性的一个感觉,以及每一季新的产品的研发。

其实我跟我的合伙人,我们也是一个互补型的。

商维:我发现找合伙人以及酝酿一件事情,你们觉得你们的未来的这个创业项目会是一个怎么样的状态,有做过这样的一个天马行空的构想吗?有没有这样一个构思?这个从颜薇开始来。

颜薇:从我觉得5年来讲,我比较满意,我感觉非常好的是,我们现在目前是真正意义上在国内第一个落地的共享音乐,真正在运营的五年前,我们也是医美,医疗美容整形领域做的最大的,医生覆盖率最大的一个共享的一个平台。那么其实我一从5年前我在去创业,我就在想,当时说实话,我个人对医美这个行业,我是蛮失望的,因为我是一个学院派的医生,其实看我身边很多的我们的客户,我去教育他根本没有办法教育,因为他被市场上很多有部分的民营医院,他们就是说医美的过度医疗已经被另外一个方向去教育,其实这是有问题的。

我们恰恰学派出来的医生很痛苦,我们在市场上没有办法去展示我们的拳脚,但是我在想如果这个行业要更健康,你依靠谁?我认为政府的政策那是有限的,对吧?我们真正要依靠知识行业最优秀,最优秀的这帮医生,应该从公立医院释放出来进入到市场,这样才能良币驱逐劣币,这才是有价值的。

所以我们当时就设定了我们的目标,就是要把共享医疗以北京作为起始,我们是要开到全国核心的省会城市,因为那边是真正有区域医生最多的地方,我们要把最优秀的医生能够整合起来。另外一方面,我们要把北上广最优质的这种医生导师,然后到当地去教这些年轻的医生,让他们快速去成长。

商维:我想听听老韩这边,就是你觉得对于你来说,你对于三克的未来,你有一个什么样的构想吗?

韩春晖:我们需要三克成为一个是不一样的一个电影的一个品牌啊,就是我们说要三克这个地方,成为一个大家可以看到各种电影的一个空间,而且我们也说,电影可以用不同的形式来呈现,不仅仅在电影院里,我们也做很多户外的电影活动,甚至我们也去很多不是电影院的地方去放电影。我们以前甚至于我们在宜家里面放电影,在这个一些露天的环境里面放电影,所以我们说电影可以更丰富、更有趣。

我们也说电影空间就是一个社交的一个场景,那么在这种场景里面就像这样,如果我们像喝着红酒,对吧?品着美食,然后来欣赏一场电影,那这个留下的记忆会更加深刻。

商维:来,讲一讲mr.dandy这边吧,你对它未来的期望会是什么样的?

胡榛:我对我的品牌其实有三个维度的期望,第一个维度就是,它就是店的数量,我们作为高级定制品牌,我觉得这个店不能太多,太多了就,第一,肯定表面上失去调性了,我们今年第五年,我们是从第二年开始,每年一家的速度,但是照这个目标,明年再一家,我觉得我们就够了。

小飘:我代我们的观众问一个问题,你们家会出女装吗?

胡榛:三年之后吧。因为其实大家看都是西装,但其实女装,女式西装和男装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方向,看着都是西装,但完全不同的两个方向,对,所以我们可能有我们现有的这种工坊,这个相当于二次创业,从头再来,我的理解是。

商维:聊一聊这个陈新这边,就是你对于你未来的这么一个故事会想怎么去发展它?

初君:其实我们这个,我们已经在谈拓展了,因为我们的供应商的话讲就是,我们的供应商就是牙椅供应商,我们用的都是西诺德的产品,前些日子打电话来找我说,得再来六张牙椅了。

所以说未来肯定是,就是希望这个店数越来越多,但里面有几个原则不能改,一个原则,永远禁止过度医疗。第二个是什么呢?可能跟大家不太一样,陈新口腔永远拒绝任何金融。

我们在拒绝金融的前提下,用自有资金慢慢发展,脚踏实地的做,这是我想做到的事情。所以说我们尽量就做到原地扩展,因为原地扩展的成本很低,至于说开更多的店数,这个得看条件,当这个医生不够的时候,因为现在核心的生产力是医生,医生不够的情况下绝对不拓展,我们就要做一个精品的东西,而且这种东西,医疗的东西本来就是不能够急的事。

商维:我觉得其实创业这个事情真的是非常辛苦的事情,所以有梦想才能有坚持的这样一个动力跟定力,对,所以刚刚听大家的梦想,我还真的是觉得特受鼓舞、特别受感染。

刚才其实聊了聊非常近的一面,就是关于梦想,关于我们的一些情怀,但其实说到我们创业者的B面,其实要聊反,你们在创业过程当中,有遇到什么那种不得不为的事情吗?就是比如一个艰难的选择,也让你去不得不去做一些选择,或者说做一些事情,然后你是怎么扛过去的那个至暗的时刻的?

小飘:有一个丘吉尔,那个关于他的一个电影嘛,叫《至暗时刻》嘛,然后原来在OFO的时候,戴威总拿出来说,让我们回去看,对。

韩春辉:所以也可以看另外一部电影,叫《当幸福来敲门》。

初君:其实我觉得你们刚才说的,后来说《至暗时刻》,比如说我们做诊所,因为我以前一直是做生意的,我们在本质上来说,我没把这个东西当做行业,我觉得这就是做个生意而已,你要说真的至暗时刻,就特别暗的时候倒没什么,就是有时候着急嘛,比如说你赶紧办下来这种事情,这个都很正常。那你暗的时候呢,有时候消费者会让你很不爽,实习医生会让你很不爽,后来,所以说我觉得我做这个生意最大的一个,这种暗让我变化了很多,我脾气变好了。

胡榛:如果你做了一相干一串对的选择,那你可能就是发展得会很快,你做错选择了,那你就得纠正,这是一个焦虑,就是真的不知道你自己的选择是对还是错,每天都在做这些选择。然后第二个就是,就是各种各样的问题,我觉得大家应该跟我一样,每天早上醒来就全是微信,只要员工啊、什么客人能找到你,那基本都是出了事了,对吧。这个焦虑是最让人难受的。那你工作那就是领导交给你的任务你能完成,完成漂亮你就被表扬,完成不好就被批评,那撑死被批评、扣个奖金也没什么,那你如果做了很多错的选择,那你这个公司企业就活不下去了。

商维:就是被自己的工作织了一个网,然后把自己牢牢包住,逃也逃不掉。

初君:一想我们俩做的都很像,其实我们的客人的客单价可能会很高,那就可能会难做,而且像我们俩每天早上三点起来,像我是每天三点起来两万五的债务,所以你肯定会考虑进去的,而且还有一个是,我们俩其实都是客服,比如你的老客户来找你。

他只问你,你比如说我能给他,客户的微信给他,你找他要,绝对不能这样,这个可能是实体,实体经济和这个互联网的最大的区别,互联网其实,但是我们是不用互联网拓客,因为来的人不是我们的目标。

韩春晖:所以像,比如说我觉得像我们现在这个角色,你要关心的东西,其实有时候不单纯是你,可能只是公司里的事情,甚至是天气对吧?各种因素都要考虑。像我们做这样的空间,一下大雨的时候,我们想我们这个店会不会漏水啊,然后我们店上面不漏水的话,我们会不会下面漏水漏到下面去啊,就是经常这样的问题也会考虑的。

初君:所以这个东西,我觉得就扛着就是了,没有什么。

颜薇:对,我也是这样的一个感觉,就是我觉得如果说至暗时刻,其实在创业的每一天都会遇到各种问题,就是不断地问题来了解决问题,问题来了解决问题。我就觉得第一是心态上面的一个变化,第二个是我是觉得也是脾气变得更好了,因为你每天急没用,而且心更大了,就有很多的时候我发现我们的心理承受能力,从刚开始一点点,现在真的是很多的事情,没事,我觉得肯定没问题,我能搞定,先别想,先把这顿饭吃了,就能这样。

商维:我突然在想,至暗时刻,是因为你们习惯了,你不觉得那是至暗时刻了,可能换一个人可能天要塌了,但是对于你们来说,就因为是太家常便饭了,所以就觉得我头皮。

初君:我说句不客气的话,因为我们是做生意的,把创业当做职业的时候可能会经常出现至暗时刻,这是我们最大的不同。

我们做生意的人就踏踏实实地做就是了,但是现在很多以创业为生的人,我说的可能更不客气一下,我不理解他们的创业,PPT创业啊。我说的对不对,就是每天对他来说都是至暗时刻。

要脚踏实地才能做生意,这些,所以说很难说有没有什么至暗时刻,这些这个东西,对于他们来说可能真的是天天有至暗时刻,那这PPT流程没写好,这个概念没找好、风口没找好,猪还飞得起来。或者这个谎没说好,就面临这样的问题了,我说的是可能是,我可能我看到的部分的我不齿的这种现象。

标签: 我们 一个 就是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