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者网_创业者资讯站

40 岁创业,一把剃须刀营收过亿,打造爆品背后的逻辑是什么?

创业者

出生日期:1975年

出生地:福建

团队规模:50-100 人

融资轮:A轮

行业:个护

导语

42 岁的陈兴荣,他刚刚结束了“闭关”,对于高速赛道上的创业者来说长达一周的独处,看起来不可思议。但他选择这样做,是希望静心复盘、随时可再蓄势待发,更好的面对未来。

在外界看来,凭借一个单品创造出过亿营收已经很了不起了,他依然不满意,在大环境不好的2019年依然给自己定了翻番的目标,他说市场的发展速度太快,必须跑快点才能保证不被淘汰。这是创业者的常态,将日常焦虑化为动能,随时准备起跑,随时备战。

舵舟专注于给成长性企业提供组织服务,帮助企业打造一支目标导向的高效率团队。我们会持续跟踪当代商界创新型公司,把他们的创业方法、成长方法分享给大家。本期对话须眉科技陈兴荣。

须眉科技 2017 年成为小米生态链企业,2018 年打造出过亿的剃须刀爆品,其背后的商业逻辑和管理思想是什么?我们共同探讨。

1

爆品就是做到极致

舵舟:须眉公司 60 多人,去年一把剃须刀卖了一个多亿,效率很高的团队了。

陈兴荣:这在小米生态链里来说太正常了!有很多公司做得很好,几十人就能做 20 多个亿,“须眉”在国货品牌里有实力、有潜力,它还没有达到比较高的爆发点,我们正在努力。

舵舟:今年上半年做了多少?

陈兴荣:是增长状态,完成了大部分的任务,这对于初创公司来说很正常,方方面面都还能做得再好一点。小米生态链为小米首创,链条内很多优秀企业都是找准赛道在风口上呈几何式增长。不增长就是落后,这和产品开发、渠道布局是一样的,前面落后了,后面连机会都没有了。“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做企业也是这样,做公司有个规律,5 亿是个坎,10 亿也是个坎,超越这个节点很难,所以前面一定要跑快一点,后面才有可能冲过去。

舵舟:不管怎么说你还是带领团队打造出了一个剃须刀爆品,能否分享一下背后的逻辑?

陈兴荣:所谓的爆品最终还要回归到产品打造上来,这方面感谢小米给予须眉各种资源赋能,其中的方法论和全新的经营理念,特别值得传统企业学习。传统企业做产品,做到 75 分、80 分就差不多了,但是小米要求我们做到 95 分,甚至 98 分,达不到就不能上市。一开始的时候把我们折磨得脱了几层皮,来来回回,也付出很大成本,后来才慢慢理解了背后的用心。

这就是极致的做爆品,不仅是产品极致,每个环节都要极致,硬件、供应链、生产流程、包装设计、宣传,甚至到最后的服务,都要极致,这样才可能做出爆品。

其实,我们做了两款爆品(米家便携电动剃须刀、须眉涡轮三叶剃须刀),但是距离我心中的理想爆品还有一定差距。就拿剃须刀来说,须眉为小米打造的“米剃”时,破100 多万台的出货成绩,拿传统眼光看待,真是非常了不起了。到互联网来说,也算是个小众领域的爆品。作为创业者当然希望它能做大,销量遥遥领先肯定是代表被大众市场认可,须眉不是小众,须眉是大家的须眉!

舵舟:只做爆品能支撑公司持续发展吗?

陈兴荣:赛道玩家少,技术门槛高,对手还很强大。用差异化产品切入市场,在短时间杀出一条符合自身的道路,这是很多初创品牌在前期都在做的事。

我们会持续做差异化产品,但是也不能忘记常规产品,这方面我们也会做,其实是一个产品家族,聚焦在个护行业理容领域,包括剃须刀、电吹风和一些周边延展产品,每个产品的角色定位不一样,功能不一样,爆品既能够做量、又有品牌口碑,“叫好又叫座”才能体现出一个公司的功底和沉淀,能做出这么好的产品证明公司是有产品和技术的。所以,爆品思维是一直要去做的。

舵舟:须眉的爆款打的一个点是便携式,那些老牌竞争对手就没有想到这个点吗?

陈兴荣:这个行业里真正称得上便携式的就我们和松下,所谓便携,还是在于手的握感,这个设计很重要。松下毕竟是老牌子了,它一款产品的生命周期很长,有的都 20 多年没有变化,这就给了我们机会,在这样一个快速变化的消费时代,我们的对象是年轻人,就是一个小众产品,在小众领域挖掘出一个赛道出来,卖一百多万台,也是可以的。

舵舟:在筹划下一个爆款吗?你有什么样的期待?

陈兴荣:有的,就是下个月要出的产品。我的预期是过百万台,这是最基础的。

舵舟:这个行业情况如何?

陈兴荣:我们选择了一个挑战很高的领域,这个行业确实不好做。门槛非常高,很难进入,要有很强的核心技术,还要有很强的供应链,前面还有飞利浦、松下这些标杆品牌,它们也在不断创新,我们在作为后来者压力很大。电动剃须刀分为两大流派,一个是旋转式(飞利浦为代表),一个是往复式(德国博朗为代表)。在中国,由于旋转式进入中国较早,与往复式的比例是 7:3 。而我们选择的就是往复式的技术。须眉的开发周期有15-18 个月,周期很长。剃须刀本身就是一个体验感很强的产品,千人千面,所以我也经常说:“男人有一把合适的剃须刀是最关键的。”

2

创始人会成为公司发展的最大障碍

舵舟:看你的样子感觉很焦虑。

陈兴荣:没有创业者是不焦虑的,因为他们全都牢牢锁定目标在前进,没有一刻敢松懈,知道身上背负的责任巨大。刚刚闭关了一个星期回来。想明白了两件事,一是创业过程中最重要的还是人,我们几个老男人创业有好处也有坏处,当公司发展到一定阶段的时候就要脱离出来,要找一些更懂这个消费群体和消费产品的人才,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

现在的市场和消费习惯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传统的线上线下营销方式已经不够了,现在流行的短视频社交、直播,这些都要去适应,我们要找到更多适合的人才,光靠我们几个肯定是不行的。

第二个事情是作为创始人,心态好调整得好一些,不能太着急,创业太着急会出事。之前我跑得太快了,是思路上跑得太快,要求很高,毕竟压力在,如果完不成的话也觉得对不起大家,对不起股东。

舵舟:有过两次创业经历之后,现在面对焦虑应该会更从容一些了吧?

陈兴荣:这次和前两次创业还不一样。前两次做的规模都没有这么大,一次做净水机,后来因为缺钱被九阳收购,也算是不错的结局,另外一次是做净化器,后来看小米的净化器做那么好,感觉没有什么机会,赛道不通,就不做了。

须眉是一个非常有未来的,一个伟大的平台,又成为小米生态链企业。所以,跟前几次创业相比承担的责任更大,压力更大,即使再困难也要往前走。

舵舟:你的压力主要来自于哪里?

陈兴荣:据说,创业公司从天使走到D轮概率不足2%,每一个创始人都会面临这种压力,每天都是各项支出,每天都有倒闭的可能性,要为预防这种情况的发生做好准备。我们选择了便携式剃须刀和四刀头往复式剃须刀,就要坚定地把它做好,一路上也是跌跌撞撞。

要企业生存,首先你的产品要靠谱,第二个你的销售要有通路。这是我每天都在思考的事情。2018 年我就做了两件事:做好产品、卖好产品。这是很接地气的,产品做得不好,你就有再多的渠道也没;有了产品,你没有渠道也不行,就是你缺一不可,我就是最大的销售员,把产品卖出去才能让这个企业生存下去。在这个过程中,再有点融资,各个方面都得做。

舵舟:须眉的目标是什么?

陈兴荣:上个月刚开完公司战略会,明确了使命和愿景。须眉的愿景是“美丽健康伴随你”。希望每个“眉粉”因为须眉更加美丽、更加健康,须眉品牌也会聚焦在跟毛发相关的产品,以男士剃须刀为主,长期来看,我们会朝着硬件加耗材的方向去做,毕竟硬件更能让我们保持与消费者的链接。

须眉短期的目标是成为中国往复式剃须刀的第一名,现在已经达到了。第二个目标是“做年轻人更喜爱的个护品牌”,这是比较长远的目标。这里面包含很多含义,什么叫喜爱?什么叫年轻人?什么叫个护品牌?展开讲就有很多层意思,这个和我们的价值观也是一致的,要创造有价值的产品。所以总体来说须眉可以有很多目标,要上市,要获得资本市场多好的表现,要收购或被收购…… 但目前我们还是聚焦在“做年轻人更喜爱的个护品牌”这个目标上。

目标确定了就有做事的方向,每个人都要回归到公司目标层面做事,偏离公司目标做事就会很焦虑,所以我希望跟大家的目标是一致的,内部沟通很open,创业公司好处是没那么多等级,大家都是伙伴。

舵舟:未来阻碍公司向前发展的最大因素会是什么?

陈兴荣: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还是我们几个合伙人,还是那句话,我们几个老男人创业有优势也有劣势,我们的思维会阻碍公司发展,尤其是在我们几个个性都很强的情况下,所以我在内部也经常说,我们要不断寻找和培养自己的接班人。

3

“黑猫白猫,捉到老鼠就是好猫”

舵舟:你有三位合伙人,也都是技术专家吧?你们怎么分工的?

须眉科技合伙人

陈兴荣:我们几位十几年前就认识了,也在同一个企业工作过,相互的个性性格都很了解,大家都知道彼此在干什么。我主要是管人、钱、事,我们的 CTO 管产品和品控,研发老总管研发,还有一位联合创始人负责供应链,分工比较明确。在产品质量和技术层面我基本不用操心。

只是存在一个问题,就是广东、北京两地办公,内部沟通和交流只能靠互联网,肯定没有面对面效果那么好。

舵舟:你们四个合伙人的相处模式是什么样的?

陈兴荣:我们四个平时我和我们 CTO 话会多一点,另外两位会少一点,也经常有观点不一致的时候,吵架也很正常,这是一种工作方式吧,也相互监督,谁有做得不对的地方就提出来。

我并不是一个强势的人,我很尊重其它创始人的意见,在这个领域里面他们都很专业,我唯一的要求就是大家要去接受新事物,不断与时俱进,他们也要不断学习。

创业就是大家为了一个共同目标,放弃了现在的生活,为了能有一个更好的未来。所以我也想创造一切条件把企业做得好一点,大家都有所回报,就这么简单。

舵舟:作为创始人,你的责任要更大一些。

陈兴荣:我觉得还是继续做好我的本职工作:人、钱、事,也要把这些事情的顺序排好,人是最重要的。另外一个是给下面的人更多的空间,让他们去完成更大的目标。

对于创业公司而言,还谈不上很体系化的管理,“白猫黑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最终还是为了去完成目标,提高效率,要快速,对于系统化的东西要慢慢来。

说到根本还是要把基础做扎实,无论是技术基础还是人才的沉淀,这是创业过程中要做的基础,你在市场中立足,首先要生存下来,生存下来才有可能实现梦想。

舵舟:你是一个能放权的老板吗?

陈兴荣:我是一个比较放权的人,但做起事来也是一个事无巨细的人。我会信任同事,把事情交给他们,审批上我也不刻意卡大家。所谓“事无巨细”不是发号施令,是我自己懂得事情背后的原理和逻辑,知道事情的发展流程,这样我就会告诉大家在哪个节点要注意什么,毕竟这么多年我踩过很多坑了,要让大家避免我以前踩过的坑。事无巨细是我个人的性格,有些事情上也不能太民主,我会坚持我的观点,大家跟我走过几次也就知道了。

舵舟:你是一个理性的老板吗?

陈兴荣:在工作中的时候我很理性,但是涉及人员管理的时候我又会比较感性,大家来到公司都不容易,都是有自己的梦想的,我们要一起努力完成公司目标。

舵舟:你的梦想是什么?

陈兴荣:我希望做出一把属于中国人自己研发得剃须刀,是真正有技术含量的,有知识产权的,不是简简单单把别人的拿过来模仿做的。

老男人创业还是有情怀的,因为有这个梦想在,所以坚持做往复式剃须刀这个领域,所以也不在意别人的吐槽,更重要的是专注于做一款极致的产品。做硬件没有捷径可走,每个过程都得经历,每个问题都得面对,即使失败也不会放弃。

4

选人就像找女朋友,合适最重要

舵舟:目前公司团队的平均年龄是多少?

陈兴荣:我们员工还算年轻吧,不到 30 岁,除了我们四个比较老,其他都很年轻。

舵舟:跟这些年轻人共事有什么感受?

陈兴荣:觉得现在的年轻人、90 后都好厉害啊。我的心态还是很与时俱进的,平时抖音、blibli 都玩,跟他们没有代沟,毕竟我们的消费群体也是年轻人,我要跟上时代。

对于新一代人,我更多是强调目标,强调效率,而不是强制要求他们加班,我们周末也很少加班,个人的主观能动性很重要,不是制度能够约束的。

舵舟:你的选人标准是什么?

陈兴荣:分两种类型岗位的人吧,如果是 Leader 的话,我还是会注重经验积累,专业技能,这方面还是很重要,目前公司就缺少这方面的人才。还有一种不是管理型的岗位,我会更看重这个人的稳定性,以前的职场经历不能总是跳来跳去的,在职业技能方面只要有一定可塑性就行,比如能达到 70 分,技能是可以在工作中逐步提升的。要不就是从开始培养,我们也招聘应届生,愿意给他们机会,只要他们愿意学习。

选人跟找女朋友是一样的,其实除了上面说的还要合适,就是气味相投,价值观一致,这样大家一起工作才会舒服。

我觉得未来的员工不仅仅是跟我打工的,是和我一起创造公司未来的,我本来也是要创造一个全民持股的公司,你只要够努力,能和公司走下去,就可以分享成果。我们有一个期权池来做激励。

舵舟:新人面试你都会参与吗?

陈兴荣:大部分我都会过,目前我是公司最大的人力资源官,有些重要的岗位我亲自去挖,哪怕是个应届生,我都会去见一见,确实耗费精力,但是很重要。

舵舟:所以在人这方面你是很轻松的吗?

陈兴荣:不轻松,人是目前最重要的事情,缺专业的人才,运营、营销都缺。招人真的是一件很难得事情,合适的人才不多,我觉得还靠缘分吧。

标签: 我们 产品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