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者网_创业者资讯站

从码农到创业者,他从一次旅游中发现商机,如今成上市公司掌门人

创业者

在人生的前38年里,于敦德有超过14年的时间在创业中度过,这也让他被南京市评为“创业明星”。2014年,33岁的于敦德将一手创办的途牛旅游网推上了美国股市,他也一跃成为中国旅游圈里最年轻的上市公司创始人兼CEO。许多人都以为,已经将途牛做到上市的于敦德,会选择功成身退,另外开辟新的创业之路,但事实上并没有。于敦德说,自己从没有过离开的想法,与其重走创业之路,不如把途牛做得更好。今天我们就来说说途牛旅游网创始人于敦德的创业故事

一、痴迷技术

1981年,于敦德出生山东即墨,那是一个依山傍海的海滨小城。2000年,于敦德考入了东南大学数学系。与所有智商超过130的孩子一样,于敦德非常痴迷计算机,大学4年的课余时间都泡在计算机房里。当计算机系的同学都在对C++叫苦连天的时候,于敦德却觉得编程太过简单,没有一点挑战。

2001年6月6日,恰逢东大校庆99周年,校园门户网站“先声网”正式开通,并在全校范围内招兵买马。于敦德连蹦带跳跑去面试,结果前面还有一个人,那人就是严海峰。严海峰当时刚入学,读的是金融系。两人相谈甚欢,双方约定“要是有一人选上,另外一人落选了,那选上的人就要给落选的人开小灶”,无偿分享在“先声网”的工作心得。

毕业前夕,在一次技术论坛上,于敦德认识了博客网的创始人方兴东,第二天,他就随同方博士去了北京,“高速发展的网站里面,肯定有很多空间”。当时的博客网一共只有7个人,于敦德负责产品和技术。流火的八月,于敦德和四、五个小伙挤在北三环的一间不足20平方米的小屋,开启疯狂的码农生活。

不到三个月,于敦德就领会了方博士的意图,利用Web2.0技术,分门别类地创建学生博客、教师博客等,此后开办了《博客科技周刊》、《博客新知周刊》、《博客生活周刊》等网上杂志。当时,服务器很不稳定,动不动就宕机,所以于敦德经常后半夜从被窝爬起,从十三楼一路蹬蹬蹬跑到一楼,然后再折腾到东北四环酒仙桥那边的机房。

二、发现商机

短短一年时间,博客网从3000名一跃进入全球百名榜,成为中文第一博客,并成功拿到1000万美元的融资。于敦德更加坚定走互联网大道,同时明白“做业务不能多而杂,一定要专而精”。2005年的夏天,好友严海峰东大毕业,他邀请于敦德回南京,两人一起加入了另一家初创型公司——育儿网,一个任CTO,一个任COO。

于敦德到公司的第一件事情是将公司改名,将“儿童研究院”改为“”育儿网”。而且一改到底,网站、论坛、博客统统冠以“育儿”,于敦德的理由很简单“因为好记”。一改名不要紧,半个月之后,到网上一搜育儿的关键词,前面一屏10条记录有8条是育儿网的,流量呼呼增长,短短半年,育儿网已经成为垂直网站的第一名。当年年底,育儿网的老板给两人发了大大的红包。

两个愣头青也不含糊,第二天就订了两张去泰国的机票。不过飞机一落地他们就傻眼了,“英语半生不熟,问个路都搞半天”,光是在机场换钱就花了一个小时。最后幸好碰到一个大陆旅游团,两人赶紧申请加入,这才痛痛快快地玩了一周。

回国后,于敦德动了心思,与严海峰一商量。是呀,我国旅游市场总规模高达1万亿,每年还保持10%的增长速度。最后两人敲定“就搞在线旅游预订”。2006年初,两人又拉来东大的几个校友,凑了100万,在南京市御道街租了一间70平方米的办公室,创立了“途牛网”,名字取自于敦德当时博客的昵称“图牛”。那年,于敦德25岁。

二、创业生涯

此后的七八个月,两人一个一个手工将4万多个景点添加到网站上,终于在2006年10月,正式上线“途牛旅游网”。2008年,100万元的启动资金花完了。而这时网站软件急需升级,30多名员工要发工资,网站外对外营销需要大量资金。于敦德还记得他那时一共见了50个投资人,可是大部分人并不看好这个没有名气的小网站。为了渡过难关,工资只发一线员工,管理层只拿1500元的生活费。

被拒绝了几十次后,非常幸运的是,途牛终获200万美元的风险投资。随后途牛在2009年迎来快速扩张,“发展速度比较快,刚刚换的新办公地点,不到一年又不够用了。”于敦德说,那几年,公司基本每年搬一次家。为了不再受搬家的“痛苦折磨”,2012年途牛寻摸到了现在的总部所在地——徐庄,“当时对我们来说,这里地盘太大了。我们只要一层楼,而这里有四层楼。”

徐庄软件园管委会(现徐庄高新区管委会)针对途牛给出了优惠方案:前期办公楼租金少交一点,后期租金多交一点。这让途牛的资金压力骤减。而自从2012年搬到徐庄之后,途牛再也没搬过家,从占据一层楼到二层楼、三层楼、四层楼,这栋办公楼全部饱和后又在距此2-3公里远的地方又增设了办公场所。目前,途牛旅游网员工人数达到6800人。

2014年5月9日,于敦德以途牛旅游网创始人兼CEO的身份,携途牛众高管在美国纳斯达克敲钟上市。上市以来,资本市场对于途牛的盈利期待,成为压在于敦德身上的一个沉重的包袱。上市两年后的2016年,途牛全年亏损额超过20亿元。为实现盈利,于敦德带领途牛做了各种各样的调整尝试。

2019年2月发布的2018年度财报显示,途牛非美国会计准则(Non-GAAP)净利润1090万元。用不到两年的时间从上亿亏损“杀”到Non-GAAP盈利,于敦德说,这个过程非常痛苦。但摆脱亏损的包袱后,于敦德并未感到轻松,“虽然结果令人振奋,但盈利与上市一样,都是一个阶段性目标的完成。未来依然会有新的目标等着我们。”

于敦德不喜欢回顾过去,在于敦德看来,“对于过往没有什么好后悔的,要后悔等老了再说。”2019年,途牛并未设置类似2018年盈利那样的阶段目标。于敦德认为,相比盈利目标,价值观的提升更为重要。因为,“当我们老了,琢磨人生过往时,价值观才是人这辈子最重要的心得。”

关于于敦德的故事今天就分享到这里,感谢阅读。

我是实体经济守望者,关注我,欢迎加入创业者联盟。

标签: 博客 旅游 网站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