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者网_创业者资讯站

90后投资人创业,定下1亿小目标只实现20万

创业者

对于创业者来说,2019年是不安和失速的一年。

根据IT桔子数据,2019年,共有338家新经济死亡公司,相较于前4年,这一数字已经降至最少,最惨烈的2017年,2145家公司宣布关闭。在2020年刚开局的15天内,又有3家公司上了死亡榜单。

你或许也想知道:关闭自己亲手创办的公司,是什么感觉?那些创始人,又经历哪些挣扎?

我们找了电商平台、宠物服务、公关广告、酒吧餐饮等领域的创业者分享2019这一年的感受,这其中有对资本的错愕、对裁员的犹豫、对行业的迷茫、生死一线的挣扎,也有苦尽甘来的收获与确幸。

“定下了1个亿的目标,最终实现了20万”……或许这是创业者的狼狈,但他们同时也在说,“如果当时放弃了,就没有后面的故事了”,“我还想再试一试,我还不想投降”……

终究,他们选择了继续坚持。

年初觉得目标不高,随随便便就一个亿

于沛东 29岁 纷来电子商务创始人

我是2018年6月辞职出来创业的,之前一直做的投资。感受很明显,2016、2017年后市场上的好资产越来越少。

中国从1994年开始有了VC,毫无疑问,风险投资是促进技术创新,推动经济发展的重要因素。随着整个经济发展,市场变大,但总的来说,市场上有钱,好项目却很少。很多人出来,写个商业计划书纯粹是来骗钱的,他也不知道自己的企业怎么去盈利。

原先我也不知道该投谁,不知道怎么投,因为从我们角度找不到好的项目。

互联网普及前,信息流是不对称的,我在深圳、山东、兰州看到的新闻是不一样的,每个地方都只有这个地方的信息,现在信息流高度一致,全国各地人都在看快手、看抖音、看小书、看B站,信息流高度的统一的时候,整个商品流又跟不上了。

零售的本质就是让有需要的人买到他需要的产品,但在三四线城市,能买到的东西和一二线城市间仍旧存在着信息差和时差。

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窗口期,从这两个点出发,一方面觉得好的项目一个是稀缺资源,另一方面的确市场上有这样的机会点,然后我就辞职了。

过去一年其实整个行业非常乱。

以往的5年里,可能是所谓的零售探索时间,大家都在做各种尝试,线上线下、开大店、关小店,然后回过头来再开小店,关大店……大家做着各种尝试,因为没人知道3年以后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形态。

Costco进中国被追捧,中国很多学徒在拼命地学,然后微商和传统渠道的嫁接,直销和传统渠道的嫁接,大家把各种过去的零售招式重新玩了一遍,但是很乱。

每一个其实都是对社会成本的高度浪费,每一个新公司都在做大量的市场投放补贴,然后不断地去教育消费者,消费者被教育得也很乱,他也不知道到底该买什么样的东西好。但是这种持续我觉得可能在2020年开始好转。

从创业的角度来讲,有几个事情是心理压力比较大的。第1个是资金链,很多事情要花钱;另一个方面是人,你带着这帮兄弟,要对员工负责。

今天我要靠大家来干活,靠大家来做出成绩,但是如果做不出成绩,说白了是我们创始团队的问题,是我们方向没选好,人家8个小时班上了,那你能为你的这种员工创造什么价值?这是创业公司要考虑的另一个问题。

作为创业公司,我是一个能见到钱(盈利)的公司,很多所谓的互联网创业公司在市场上干了几年,除了融资之外的钱,他每个月的出账就只是发工资、收融资、发工资、收融资,就没见过钱,这是市场上99%的创业公司常态。

我们2018年都是在做各种测试、渠道、包括一些算法层面,底层的供应链。到2019年3月份正式开始做市场,却陷入一种迷茫的阶段。

整个3月份只卖了20多万的产品,我的团队那个时候也五六十人了,我觉得这20万,还不如我一个人上街去吆喝。那段时间,是有对自己产生过怀疑的。

我以前做投资,对钱也没什么概念,我觉得基本上8个0的,才叫钱,一个亿才叫钱。

当时定目标的时候,我们都是1000万、5000万、一个亿,我们觉得目标不高,然后第一个月卖了20多万,我们整个人都蒙了,完成率2%。11月份,我们月销售额才突破1亿元。

所以对创业来说,肯定要一步一步,要先解决第1个1万块哪里来?第一个10万块哪里来,第1个100万哪里来?我一定要把一个大目标拆解成小目标,让团队的兄弟们每天都能达到他当天期待的目标,让他获取成功感、成就感。

我自己有段时间在外面跑,孩子刚出生就出去跑供应商,回来的时候孩子都会爬了。在外面也会吃闭门羹,比如说有一些客户,一开始谈得好好的,老板已经准备好了晚宴,一起吃个晚饭,开的酒可能是奔富的407,然后过会儿再开一瓶10年的洋酒。

要是谈的不好了,老板用方言打电话告诉他的秘书酒先不要开了。2019年一年,我喝的酒顶得上过去所有的加在一起。

今年春节,我们几个合伙人都会留在深圳过年,目前在筹备供应链升级,有很多会要开,一开年就要抓紧时间去推销售,有很多东西要筹备。

从2019年来看,各方面的成本在综合升高。我是2014年到的深圳,那时候深圳还是一个很适合创业的地方,综合成本会比较低,所以早些年能成长出来这么多优秀的互联网企业。如今深圳的创业环境变了,各方面成本升高,员工的生活成本、公司的办公和经营成本各方面,导致创业公司的生命力减弱。

2019年,我们算是很幸福了,融到了1000多万的美元,你能干自己想干的事,并且在这个事情上取得成绩,还能看到未来,这一年比我过去9年工作来的都痛快。

标签: 公司 创业 我们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